北京电影学院

北京电影学院(Beijing Film Academy,缩写BFA)是中国唯一、亚洲最大、世界知名的电影专业院校,是北京市主管、国家广电总局和教育部重点支持建设的艺术高校。
北京电影学院的前身是1950年创建的中央电影局表演艺术研究所。1951年更名为中央文化部电影局电影学校,1953年更名为北京电影学校,1956年最终改制为北京电影学院。建校60余年来,北京电影学院为新中国电影事业培育了2万余名电影工作者,被誉为“中国电影人才的摇篮”。

位于北京北三环边上一个不起眼的夹缝中,门是歪的,道是斜的,学生人数少的可怜,曾自嘲戏称“歪门邪道二百五”(二百五指学校当时的操场一圈250米),但就是这么一个小院子,却可以和纽约大学电影学院、南加州大学电影学院并列全世界电影专业大学前三甲!让无数热爱电影的人魂牵梦绕。

北京电影学院在影视业内的影响非常大,在人材培养方面一直是国内的领先者,和影视圈的联系非常紧密,学生得到的实践机会很多,一般在校期间就能有不错的技术能力,毕业生业界认可度非常高,不管是直接投身影视工作,还是申请出国深造,都有相当的竞争力。

除了大家熟悉的演员、导演外,其他专业的毕业生也遍布影视界各个行当,在高端技术方面(录音、摄影、动画等),电影学院的毕业生可以说独占鳌头。在一个剧组里,你可能遇不到中戏的毕业生,但很难遇不到北电的毕业生,经常能受到师兄师姐照顾。


各个专业实践性非常强,课堂以外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拍作业、写作业,到了后半学期,在路上能碰到两拨人,一拨是出组回来的,一拨是出器材准备出组的。 出组的也分狠多拨,出自己的作业的,出其他专业同学作业的,出其他学校同学的作业的,出商活儿的。

于是你会在并不长的一个学期里和一个年级大多数人打交道,也能认识中戏国戏中传很多同学。

学生作业节约制片成本的最好方法就是压榨人力资源,能一天拍的绝不拖两天拍,器材场地两样大头是每一位制片人的紧箍咒。于是大家会想尽各种理由在宿舍十二点晚归的登记表上填上各式理由,比如同学生日啦,赏月啦之类的。在晚归这一拨人中,还有一拨是蹦迪回来的(当然有一拨也是不回来的)。

每个专业人都不多,这一届多的像表本75人,制片50人,其他基本上二三十人。所以课堂上像我们专业老师可以把每个人每周作业拿出来点评,压力很大,即使是相对简单的技术基础课程大家也会绞尽脑汁出些与众不同的东西,良性竞争相互学习取长补短。

烧钱也是真的,器材不谈了,大家也都不是器材党,租赁也很方便,主要花费每周拍作业取景交通、道具服装、租棚之类,丰俭由人。然后需要模特除了表演系朋友其他专业同学也都是很棒的选择,毕竟北京戏精学院嘛。

图片作业倒也还好,短片作业真是令人…像这个学期制片专业每个同学要交一部自己导演的五分钟无台词短片,制片预算三五千标配,八千一万不设封顶,还有交俩片补拍之类的。也正是这个作业让几乎调动了所有专业,很充实很有趣,远赴廊坊,近到蓟门桥,题材各异,争吵欢笑不断。

周六日一边要拍专业课作业,一边在组里早出晚归(也可能回不来),三头六臂两个脑袋运转起来也是有些吃力的。能累到什么程度呢,一群人横七竖八不顾形象不分男女地瘫在一张被美术摄影蹂躏得脏乱不堪的沙发上一动不动。因而深夜朋友圈的“杀青”二字刷屏便成了“我还活着”的信号(青好惨哦天天被杀)。 学习与跟组之外的生活还是挺滋润的,各种饭局,见组饭、组饭、杀青饭,或者是各种来路不明又或是不需缘由的聚餐,二十二点之后的大钟寺海底捞是我们的大本营(为什么二十二点之后呢,大学生六九折啊!!!四舍五入不要钱)。于是我……80kg了。

回想高考前,立下毒誓,拿到录取通知书就减肥。

可生活总是充满变数,和两个室友办了三年的健身卡,一学期去了一共两次。

学院各类能人异士非常之多,自认为话痨在见识过北方人的海侃之后默默低下了头。我们这一届最年长的是89年的,大概只有三四成是99、98年的,像央美附的同学本身高中就要读四年,很多同学都有过复读或者工作再考学的经历,他们阅历不薄,因此聊天收获颇多。

男生澡堂是中国好声音的海淀赛区,片场是最高效的相亲现场。

同学间的矛盾也总是有的,各种误会和观念冲突,听闻也经历了一些,朋友圈不时的讨伐贴言辞激烈或者老谋深算刀光剑影也令人心头一颤。一个朋友总结说大概学艺术的人在某些方面的欲望和自我意识是极为强烈的,针锋相对未必不好,也许能激起创作的花火呢。

像我这样单纯的孩子(???)还是招架不住这种场面,但愿世界和平吧。

在外联部也目睹学院一些负面新闻之后的影响,然后对外界的宣传也如履薄冰风声鹤唳,盛名之下还是很不容易的。商家和企业挺喜欢我们学校的,去拉赞助的时候我们可以摆出全国高校双十一消费排名第一的大数据来例证我校校学生“消费能力强”、“学校面积小,因此单位面积人流量大宣传效益高”…(玩的可真是汉字的魅力) 师资力量雄厚,还没碰上浑水摸鱼的老师(当然也总有人把自己听不进去和跟不上节奏归咎于老师能力不行)。有些老师边上课就指着某张剧照“像我拍这部电影的时候啊……”;谢飞老师讲《湘女萧萧》,“当时片场带着我那届学生娄烨王小帅他们,那场裸女的戏可能就激发了他们日后的创作灵感……”;陈山老师,“范冰冰可是我看着长大的啊……给《战狼》写总局审批意见的时候……” 高山仰止,大师面前不敢造次。

当然要是遇上《纯洁心灵》之类的片子来展映,那学生们可毫不留情了。

老师一直告诫我们想好自己要走的路,想做导演就得写好本子,想做摄指就要把基本功学扎实,想做制片…得先转专业。我觉得在电影学院最大的体验就是你有非常丰富的选项,学术自由,包容万象,实践氛围浓厚,不管艺术家还是技术咖都能找到自己的据点,没有人会管着你拍什么干什么,只要最后对自己负责就行。 以上,一些体验,有机会再更。新的一年也希望和大家拍更多东西,一起学习,毕竟我们可是为电影未来齐聚于此的(emmm这好像是上电的台词)。度过了一个节奏飞驰的学期,太着急有时陷入局促窘迫,而其带来的成就感,应该是,我们始终不愿做时代的弃儿啊!

有幸学习电影,结识各位,愿今后每一股新浪潮,都有你我风骚的身影。

正值艺考季,也祝考学路上的各位顺利,这是以前系里推送写的一段:

我曾经觉得艺考的时候可能是我最受煎熬的时候,直到考进来,上课、写作业、工作,周末无休大夜连轴,一学期吃不上几次早饭,作为一个精致的南方人默默地向北方的大风和粗粝低头,才知道每一步往后都是更泥泞的。但这不妨碍此刻的你踏出这一步,这些独特的体验会在日后给你积极的回馈。我很愿意和你分享电影学院,分享我们这个可爱而肯定的系,期待你的加入。